一个医师在精神病院里看到的人性……

  都说医院里最容易看出人性什么“久病床前无孝子”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等等。  都说医院里最容易看出人性什么“久病床前无孝子”什么“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等等。  不少医护感慨医院天天上演着一出出人生舞台剧剧情甚至比电影、电视还精彩。

      可是你知道吗?在精神病院里同样也在上演着一幕幕人生舞台剧精彩程度一点不输综合医院。  

  1 被精神病的女人  刚进来工作时我就注意到一个女人她经常不说话一个人坐在那里安平静静的。和其他病人不一样她很配合我们的工作到点就吃饭给时间就睡觉不吵不闹也不和同病房的人起争执。  一早先我自是她是康复期还想着是不是过段时间可以离开了。

    但奇怪的是她家里人从不来看她。  后面我问在我们这里工作时间比较长的萍姐“你说的是那个女人啊她在我们这儿住了好几年了。”  “我看她挺寻常的除了话少点。”  “她正本就是寻常的。”  我倒吸一口冷气“那怎么会来这里呢?”  萍姐叹了口气“那个女人也是可怜当初和她丈夫两个人白手起家后面挣钱越来越多。男人嘛兜里有点钱心思就花了后面在外面包了个女大学生。

    她知道后闹离婚。你想啊这要离婚了肯定要分家产啊何况他当时还和另外一个人竞争一个什么奖就直截了当让人把她绑到这里来了。这样既不用分钱还能落下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名声。”  “那她家里人也不来看她?”  “来什么来呀她家里很穷那个男人也放话了谁敢看她他就给谁雅观。”  “那她不闹吗?”  “一早先进来的时候也闹啊逢人就说自己是寻常人。

    可进来的谁不说自己是寻常人呢。慢慢地估计也死心了就平静了。”  再之后看到那个女人就多了几分同情。  2 诈病的犯人  他是被警察送进来的一个犯人据说是打架中失手把人打死了。  进了监狱没两个月就早先出现幻听症状动不动就说那个死去的人来索命了还命令他自杀。有时候还指着监狱里的警察大骂你是他派过来杀我的。要么就是抱头痛哭甚至以头撞墙。还有好几次被人看到他在喝自己的小便。  入院精神检查存在言语性幻听被害妄想症意向倒错入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给与适量镇静催眠药物治疗。

      过了半个月左右有护士过来反应说这个病人行为有些怪异:对检查治疗不配合;医师护士不在的时候和其他病人谈笑风生一旦有人进来就平静下来甚至会表现出傻笑行为;有时候还会抱住医师护士的脚喊“妈妈”;给他的药物毅然不吃;有一次还悄悄向人打听保外就医的有关事项。  后面我们一个比较有经验的医师去和他聊天发现问他话时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再慢慢和他聊下去结果对方心理防线崩溃了终于承认自己是“诈病”。  原因监狱生活太苦加上刚雅观到一份报纸介绍关于精神病的内容于是想伪装精神病以逃避服刑但是又害怕吃药真把自己吃傻了。  没想到结果还是被医师识破了。  3 不离不弃的男人  曾经有个女人大约五十来岁反反复复进来。她每次进来的时候都大喊大叫进来后就平静了。  每次她丈夫一来看她她就早先大喊大叫说她丈夫要害她要吃她的心脏。要是她丈夫靠她近点她就会又哭又闹又是找医师又是找护士的抱着人家死活不撒手。  她丈夫是个瘦小的男人可能永久劳作总是躬着腰显得人更小了头发也花白。  虽然女人对着他大喊大叫他也不恼总是轻声细语地哄着她像哄小孩一样。

      有一次我和她丈夫聊天问他老婆这样的情况是什么时候早先有的。  他叹了口气说结婚之前就知道她有这个病但是那时候还算寻常交流什么的都问题不大只是有时犯一下病。后来结婚了她怀孕之后犯病次数就早先多了。  后面生了孩子他寻思着想挣点快钱。被人一劝说脑袋一热他就把家里的积蓄拿去赌了结果血本无归。  她知道这件事后当晚没说什么第二天人就早先犯浑了一天到晚说有人要害他。

    当时他既当爹又当妈的还要照顾她实在没办法了就把她送进来了。  没想到进来后她反倒平静多了。可是他一来看她她就早先大吵大闹。  “我寻思着她是恨我哩。” 说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问他她现在这样住在医院也不是办法呀。  他长长地舒了口气说:“好在这些年孩子也大了也很孝顺三不五时寄钱回来。我反正也没什么事趁着还能动就照顾着她吧。”说完他咧嘴一笑。

    
  刚好夕阳的余晖打在他身上影子拉得老长。  顿时我觉得那个男人变得高大起来。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